千意

遇见他,在时光的最前段

风雪冷冽他眉目,时光雕琢他风骨
唯一不变的是他自由的灵魂
哪杯酒烫过肺腑,曾换他睥睨一顾
正是甩着罗盘骄傲走过的小麻雀啊
他看尽晨曦日暮,饮罢腰间酒一壶
是乘着即将沉没的船前来的斯派洛船长
他永远属于自由,属于大海
想魂穿黑珍珠,做他心爱的“小姑娘”,被他追逐十年,被他护在怀里五年,最后还要载着他去天边赴一个约

评论

热度(5)